王曉北:論手風琴伴奏曲《我愛祖國的藍天》

原創 琴萌  2019-07-31 14:21:47  閱讀 1064 次 評論 0 條

——論楊屹手風琴伴奏曲《我愛祖國的藍天

王曉北

(河北師范大學音樂學院河北石家莊050000)

摘要:2009年,解放軍陸軍政治工作部文工團(原北京軍區戰友文工團)國家一級演員、著名手風琴演奏家楊屹先生為了配合紀念建國60周年的喜慶氣氛,將自己和父親(我國老一輩著名手風琴演奏家楊文濤先生)曾經伴奏過的各時期軍旅歌曲進行整理,錄制出版了經典軍旅歌曲伴奏專輯《神采飛揚》,在重要的歷史節點發出了手風琴應有的歡唱,贏得業界的廣泛贊譽。其中根據著名詞作家閆肅、曲作家羊鳴二位老前輩創作的《我愛祖國的藍天》編配的伴奏曲即是被收錄的作品之一。

2016年,為紀念人民空軍建軍67周年,緬懷已故著名詞作家閆肅先生和被稱為“金孔雀”的因公殉職女飛行員余旭,該曲又得到了網絡媒體的廣泛傳播,從而成為一首深受大眾喜愛的經典手風琴伴奏曲。其伴奏編配技法的運用和標題性情境的營造,使這首作品既顯“軍旅陽剛”又格外“精純鮮翠”。若要提煉其內蘊,必須結合楊屹先生的二度創作訴求,采取“回到伴奏樂譜本身”的思路,探求手風琴伴奏曲《我愛祖國的藍天》樂譜本體。如果將精神內蘊視為建立在“音樂背景”之上的“世界”,那么這一“世界”正是與人民空軍廣大指戰員之奉獻精神同義,也是作品表達的一種根本情態。生成“內蘊”從而構成手風琴伴奏曲《我愛祖國的藍天》樂譜本體的作為“音樂背景”的象征能指與歌曲詞意的“巧妙結合”,使得后者達其本真“所指”,呈現出形象化和精神世界的炫麗色彩。由此,手風琴伴奏曲《我愛祖國的藍天》獲得了具有超越性的升華品質。

關鍵詞:楊屹;手風琴伴奏;《我愛祖國的藍天》;內蘊;象征能指;歌詞。

一、關于手風琴伴奏曲《我愛祖國的藍天》的內蘊

應該說,閆肅、羊鳴二位老前輩創作的歌曲本身已經足以體現《我愛祖國的藍天》的精神實質,已能很好的展現出人民空軍廣大指戰員一腔熱血報效祖國的豪情壯志,其歌詞蘊含的“象征品格”也“通俗易懂”,比如:歌曲中絕大多數歌詞都呈現出作為象征能指的具象事物,如“白云為我鋪大道”中的“白云”,“東風送我飛向前”中的“東風”,亦或《我愛祖國的藍天》中的“藍天”本身也是一種象征所指,這造成了容易理解和想象的可能性。此外,像“水兵愛大海,騎兵愛草原,要問飛行員愛什么?我愛祖國的藍天!”般飽含深情的比喻和傾訴,已經構成了《我愛祖國的藍天》的核心命題。然而,楊屹先生卻并不滿足于此,他還想進一步挖掘樂譜應有的內蘊,希望賦予二度創作在“核心命題”基礎上以更多的想象和“喻象”。正是由于楊屹先生有“以我心為本體,照亮整個作品”的“走心的詮釋”,才使得他的伴奏編配盡顯獨特的魅力。

二、手風琴伴奏曲《我愛祖國的藍天》之“內蘊”及其生成

楊屹與筆者交流創作心得體會時曾提出他二度創作中鮮為人知的“內蘊”所在。首先前奏部分,楊屹先生在尊重原作音符的基礎上,1——4小節進行了意境由遠而近、力度由弱漸強的藝術處理,這樣的安排增加了音樂的張力,呈現出一幅黎明破曉、旭日東升、戰鷹轟鳴、蓄勢待發的動態景象……在由右手主三和弦模仿吹響的戰斗號角“由遠而近”傳來時,加入了打擊樂小軍鼓連續不斷、快速密集的滾奏,烘托了逐漸加強的緊張氣氛,象征能指 “戰斗警報”和“戰斗氣息”;5——6小節,楊屹先生用二分音符和弦與四分音符和弦交替循環出現的節奏型,替代了原作“一拍一音”的34拍強弱弱規律性,拉寬了快速的節奏,擴容了宏大的場景,使音樂更具沖擊力和震撼力;7——10小節,將一拍一音的時值加快一倍至一拍兩音的八分音符并持續兩小節,在賦予原作活潑動感的基礎上,繼而再次將音符時值加快一倍至十六分音符,以清晰疾速的“旋風”般快速琶音上行,將“戰機呼嘯、沖向藍天”的震撼場景躍然眼前。

第一樂段的主旋律婉轉飄逸,激情蕩漾,為此楊屹先生在延續前奏快速律動的基礎上,采用“緊拉慢唱”的編配方法,用富于變化、持續不斷的十六分音符在抒情的歌聲下形成了激流涌動的無限內蘊,凸顯出“戰鷹”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飛躍動感!

間奏部分,在延續第一段快速律動和歌唱性的前提下,演奏力度略加減弱,引出對祖國山河的敘事贊美……

第二樂段,楊屹先生有兩個很有意思的設計:

一、第35——47小節,在第一段快速跑動的基礎上,反其道而行之的運用長時值的單音及和聲襯托,升華了“金色的朝霞在我身邊飛舞……”的比喻抒情,自然而然的強化了音樂本身的對比。

二、第48——62小節根據原作旋律的和聲走向,將與之歌詞寓意相符的另外兩首歌曲的旋律深藏在伴奏及演唱聲部之中:配合“水兵愛大海,騎兵愛草原,要問飛行員愛什么?我愛祖國的藍天”的歌詞,楊屹先生將歌曲《我愛這藍色的海洋》和《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陽》中的主旋律藏入合唱聲部,并利用錄音合成的技術手段,在本身已有伴奏的基礎上又多加了一軌演奏這兩條旋律的聲部,強化了這兩個旋律對于主旋律的烘托,再一次凸顯了這首篇幅不大的伴奏曲“有講究、有意義、有寓意、有內蘊”(楊屹語)。(見譜例)通過對這首伴奏曲的總體分析,我們已經真切的感受到不同凡響的音樂表現:它營造出了時而鏗鏘堅定、時而遼闊寬廣、時而活潑歡快、時而婉轉深情的跌宕變化;記譜法中“延長、裝飾、跳音以及漸強”等所顯露出的“率性的”處理,好似飛行員嫻熟地駕駛著戰鷹在藍天翱翔;右手持續十六分音符的快速跑動和左手貝司持續的節奏律動成為該曲的靈性所在;大三和弦、小三和弦、屬七和弦的合理運用使得整首作品的和聲效果豐滿、別致、悅耳、動聽;雖然這首作品是簡單的二段體結構,但楊屹先生運用多種手段,使該作品在舒展悠揚的歌唱中既充滿了澎湃的激情,又折射出歌曲應有的溫情與詩意……

三、手風琴伴奏曲《我愛祖國的藍天》升華之維

上一部分對該曲“內蘊”的生成所做的論述更類似于現象學式的展示,很容易讓人產生一種誤解,即:只要對該作品進行準確的和聲曲式分析,正確理解該作品的象征意義,就可以解讀楊屹這部作品的“內蘊”了,但事實上遠非如此。我們所要做的是要從不同角度、不同層面對手風琴伴奏曲《我愛祖國的藍天》之內蘊進行挖掘,其行為類似于揭示楊屹先生對此歌曲進行二度創作的精神取向。也就是說,這個精神取向便是手風琴伴奏曲《我愛祖國的藍天》的升華之維。

不可否認,手風琴伴奏曲《我愛祖國的藍天》并不是一部鴻篇巨制的音樂作品,但它卻能通過楊屹先生精湛的編配技巧和演奏技藝極好地詮釋其偉大性:“崇高就是偉大心靈的回聲”(古羅馬美學家朗吉努斯語)。而楊屹先生就是要通過表達偉大心靈的琴聲來歌頌和展現人民空軍廣大指戰員志在藍天的豪情壯志。

事實上,手風琴伴奏曲《我愛祖國的藍天》所表達的崇高品質根本上乃是源于由“內蘊”而帶來的超越和升華。該曲作為一種“誘因”開啟了“崇高的精神世界”。當代哲學家張世英說:“崇高是美的最高階段,具有氣魄和力量。”因此,我們應該結合楊屹先生的心聲:“手風琴聲伴著美麗的金孔雀遠行,多么悠揚,多么深情,多么圣潔!讓我們一同在悠揚激昂的手風琴聲中祭奠藍天衛士,歌唱美麗的金孔雀!”,將該曲視為一個富含文學成分的客體對象,通過細讀樂譜和歌詞文本來獲取其超越和升華。

需要強調的是,內蘊之為內蘊,并非單憑樂譜和歌詞給予其以規定性。正如一首手風琴曲所開啟的“世界”并非單由琴鍵和風箱給予一樣。相反,“內蘊”唯有在“精神世界”中涌現才能成其為“內蘊”。“璞玉經過銼削琢磨之后才顯示出內蘊的光華”①因此,盡管作為“精神世界”的“內蘊”是由伴奏樂曲的象征能指和歌詞詞境凸顯的,但唯有在“精神世界”中涌現,象征能指和歌詞詞境才能成其所是。在手風琴伴奏曲《我愛祖國的藍天》中,“內蘊”將伴奏樂曲和歌詞的象征所指進行了升華和超越,使其精神世界凸顯璀璨的光華。

“內蘊”在手風琴伴奏曲《我愛祖國的藍天》中生成并對歌詞詞境進行超越,提升后者的崇高,以達其本真的所指。內蘊的超越作用最大程度地彰顯了具象背景的象征意義,飛躍其存在的空間,強化其存在的必然,使全曲呈現出具象化的音樂背景。這讓手風琴伴奏曲《我愛祖國的藍天》的價值成為跨越時間、地理、民族、文化的具有超越性價值的藝術品。在5-6小節拉寬節奏的二度創作中,正在熊熊燃燒的拳拳報國之心被弘揚,呈現出一幅氣壯山河、瑰麗多彩的畫面。7-10小節不斷成倍加快的演奏律動超越了具象的象征所指,歌頌人民空軍廣大指戰員大無畏的英雄氣概和保衛祖國藍天的澎湃激情。由拳拳報國之心和獻身強軍事業的家國情懷所構成的音效氛圍烘托出一種根本性的家國情懷,體現了楊屹先生弘揚愛國主義精神的創作目的,體現了二度創作中內蘊的超越性。

第一樂段以連續十六分音符的緊拉慢唱的編配方法,映襯著歌詞“我愛祖國的藍天,晴空萬里陽光燦爛。白云為我鋪大道,東風送我飛向前;我愛祖國的藍天,云海茫茫一望無邊。春雷為我敲戰鼓,紅日照我把敵殲”,突出了音樂背景的具體性,使之具象化。在具象化的音樂背景下,精神世界的超然成為合理。

第二樂段的伴奏不僅在抒情性上“出人意料”之外,同時隱藏兩首其它歌曲的旋律,與“水兵愛大海,騎兵愛草原”交相輝應,將壯闊、綺麗、海天一色的畫面呈現在我們面前……更加讓人感動的是,這些在現實中存在的場景,通過音樂和歌詞的意境自由展現意象之美,使聽者在意志自由的情境下升華靈魂,洗滌心靈,超然物外!

值得一提的是,手風琴伴奏曲《我愛祖國的藍天》中內蘊的生成和升華,似乎也可以看作是楊屹先生在現實具體音樂背景下的有感而發:即根據已逝女飛行員余旭的挽聯“余音千古繞梁,旭照萬古丹心”,讓報效祖國的精神普照中華。當伴奏內蘊將歌詞詞境進行強化時,該曲也就排除了現實具體音樂背景所帶來的“限定”和“束縛”,從而獲得普遍性意義和超越性價值。正因如此,手風琴伴奏曲《我愛祖國的藍天》才能夠拋開具體的、個別的象征所指的束縛,成為跨民族、跨時間、跨地域的,能夠體現全國人民愛國情懷的,具有超越性品質的經典作品。

The formation and transcendence of “inner meaning”

——On Yang yi accordion “I love the blue sky of my motherland”

WANGXiao-bei

(School ofChinese, Music college of hebei normal university, Shijiazhuang, Hebei, China)

Abstract:In2009, our army political work art ensemble, national first –level actor, Mr. Yang Yi ,a famous accordion player, inorder to commemorate the 60thanniversary of the founding of the MrYang Yi himself and his father (China well-known accordion player bestilny lj’solder generation) once by art ensemble of military songs in order to record,and issue the album “butterflies ” accordion music for “I love the blue sky ofthe motherland ” is one of the works was collected. In 2016, to commemorate the68thanniversary of the founding of the people’s air force, thememory of our country is known as the “ golden peacock” the dead female pilotYu Xu and the late famous songwriter Yan Su, the song was found and networkmedia is widely spread, making it become a very popular classic accordionmusic. The song is composed of the female choros of “I love the motherland” bythe famous Chinese writer Yan Su and Yang Ming.Among them, the use of accordionaccompaniment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title character make this workespecially “pure and fresh”. In order to refine its internal information, it is necessary to combine thetwo requirements of Mr. Yang yi’s creation.,adopt the thinking of “back to theaccompaniment music itself”, explore the accordion music for “I love the bluesky of the motherland” music ontology. If the spiritual implication as based on“background music” of “the world”, so the “world” is synonymous with ourcountry female pilots Yu Xu martyrs of dedication ,this is works express afundamental modal. Highlights “ intrinsic” to accordion music for “I love theblue sky of the motherland” music ontology as a symbol of “ background music”can refer to and what is with the lyrics to “ clever union ”, making the latterreaches its authenticity “ referred to ”, present the colour visual andspiritual world , accordion music for “ I love the blue sky of the motherland ”and won a transcendent quality.

參考文獻:

[1]李燕杰.創造豐盛人生[M].北京:清華大學出版社,2008

[2]王旭青.如何把握音樂的結構與形式?——《作曲與分析——音樂結構:形態、構態、對位以及二元性》評介[J].美育學刊,2017,8(04):55.

[3]李詩原.音樂分析生成人文意義的獨立性——音樂學術研究的反思與探討(一)[J].黃鐘(武漢音樂學院學報),2017(01):55-67.

[4]閻肅,羊鳴.我愛祖國的藍天[J].當代音樂,2016(21):97-108.

[5]高文潔,張小芳.《我愛祖國的藍天》幕后珍聞[J].福建黨史月刊,2016(01):32-34.

[6]鄒彥.簡化還原分析理論中的音樂表演研究[J].星海音樂學院學報,2017(02):112-123.

作者簡介:王曉北(1977-),女,河北石家莊人,碩士,副教授,碩士生導師,主要從事藝術學研究。

《我愛祖國的藍天》來自朝剛手風琴00:0002:42

后記——

近年來,隨著手風琴事業的蓬勃發展,手風琴在大眾中的影響力不斷擴大。在與各姊妹藝術的合作中,越來越多的有手風琴伴奏或參與伴奏的表演呈現,凸顯出大眾音樂生活對手風琴伴奏的現實需求,也凸顯出為適應時代和音樂舞臺對我們高標準的期待,手風琴人自身需盡快全面提升伴奏編配及演奏水平的迫切性。

由河北師范大學音樂學院王曉北副教授(碩士生導師)就著名演奏家楊屹先生編配伴奏的《我愛祖國的藍天》所編著的論文「“內蘊”的生成與升華之維」(登載于學術刊物【黃河之聲】2018年第8期),可謂從學術角度引導業界重視創編,進而演奏出高水平的伴奏,以便更好地融入大眾、融入生活、與時俱進、展示風采,開了一個先河、帶了一個好頭。

本文層次分明、內容精粹、文筆酣暢,精妙的分析并闡述了楊屹先生在對歌曲《我愛祖國的藍天》的伴奏進行二度創作時,藝術內蘊的生成和超越性品質,以及使用哪些手法很好的烘托和表現出廣大空軍指戰員一腔熱血、精忠報國的家國情懷。通過對手風琴伴奏曲譜的細致分析,闡釋出筆者對手風琴音樂語匯的獨到見解,從理論研究的維度拓展了手風琴伴奏音樂在文化事業大發展格局中進一步展示和表現的新天地……

楊文濤老前輩曾說道:伴奏是一門藝術!它不是想當然的想即興就即興的了的簡單隨便之舉。因此「“內蘊”的生成與升華之維」這篇論文值得業界關注,研讀,學習。因為它具有引導作用,借鑒作用和啟示的作用……

——2018.6.12.

本文地址:http://www.lsnplw.tw/post/405.html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琴萌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