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伊人組合 ”》作者:王國平

原創 王國平  2019-08-22 16:26:00  閱讀 406 次 評論 0 條

一、一個偶然的機會

640.webp.jpg

    一個炎熱的中午,王曉棠來到公園拉手風琴。沒有刻意的炫耀也沒有聽眾。就是悠然自得的拉琴,練琴。而對面飯館里有一個正在用餐的先生聽到了這美妙的旋律后耐不住的出門上前搭訕起來。他們一拍即合。這就是我們專業的音樂人張春建先生。這就是傳說中的伊人依舊的最原始的機緣。但是,伊人依舊并不是這么簡單的一個浪漫故事。起初他們并沒有在一起合作。幾年以后,通過相處,磨合,再相處。逐步建立了友誼,音樂上也默契許多。但是王曉棠對自己的音樂并沒有信心。還在牛街附近的一個服裝店賣服裝維持生計。

二.天通苑手風琴沙龍

640.webp (1).jpg

      一天我接到電話他們又要活動還希望我去給他們再講一次巴揚手風琴的課。我準備了一下就赴約了。沒有想到這次去了一個手風琴學會里的人。把住講臺不下來。主持陳凱江老師已經宣布下面由王老師給我們講講巴揚手風琴。可這主不下臺。我覺得好有意思。我用我送貨的琴給大家拉了一個:回家。告辭了。沒想到有一個人想搭我的順風車。我答應了。路上一聊原來她一直在拉我的巴揚教程。名字還非常好聽叫王曉棠。

       事情過去有半年左右吧。我有一次要去天津辦事。要從順義到火車站買一張高鐵票再回順義第二天再從順義出發非常折騰(那時只能到火車站才能買到高鐵票)。于是我想起王曉棠請她幫我買了一張票。第二天取票時給她上了第一次巴揚手風琴課。我一聽她已經拉到了63課。非常用功。原來她是山東一個幼師。會拉鍵盤手風琴。到北京才改的巴揚手風琴。糾正了一些小問題。但有些習慣是不容易改變的。特別是刻苦訓練后的習慣。比如拉風箱時即將完成音符時值時突然換風箱。讓一個音成為兩個。還有錯音也習慣了。不好改了。

三、又過了近一年

640.webp (2).jpg

      一次北京樂器展會我和一個朋友約好去看看,我們都認識王曉棠也想讓她一起去。結果打電話不通。我說這人怎么消失了。哎,沒幾天她主動打電話過來了。說要和男朋友一起到我廠里學習一下。我當然歡迎了。男朋友就是我們的音樂人張春建老師。送來了他拿著一個蘋果邊大口的吃著就走了。王曉棠是一個動手能力非常強的人。從調音開始,學習裝配,學習貝斯機調整,工作一絲不茍。天不亮就起床開始干活。一直到下班。我們每天趁沒有吃飯的時間拉琴上課。她把譜子都帶了來。一個一個的拉。一個一個的聽。考慮到基礎我還是不建議她拉過于難把握的復雜變奏。老老實實拉好旋律,適當的加一些華彩。正好趕上我們接了一個俄羅斯的嘎拉莫尼訂單,工期也緊,她的確也幫了我們不少。到11月份天氣有些冷了。訂單也如期完成了。送貨的那天下午天也快黑了我連她一起送走了。一起交了貨我們就分開了。她來學習還做了一件事就是自己動手在我們的幫助下完成了一架80貝斯的紫色小巴揚。說是為了配她的一件紫色裙子演出時用。別急,這時伊人依舊還沒有開始只是在北京公園演出了。

四.一個夏天的一天

640.webp.jpg

       一個夏天的一天我到景山公園展示我的六角琴。隨從去了幾個好友。完事了有人提議去看看王曉棠他們演出。因為兩個公園離的不遠。我們去了。看到他們演出的氣氛非常好。每一個曲子完了都有熱烈的掌聲。我也拿六角琴和吉他和了一曲。沒有排練有些不協和。我給他們說應該起一個名字。叫什么什么組合之類的。現在不都興這個嗎?這樣會提高你們的辯識度,有利于品牌建立。沒過多久,王曉棠給我打電話要地址說給我寄一些盤。我收到后一看,哈哈,伊人依舊。好。起初我一直擔心他們這樣就靠賣幾張盤維持生計還AA制。能稱多久。沒有想到最近再來看我的時候他們換了一個大越野車。說是跑過了沙漠,云南大理,麗江等等。這次去北京的祥云小鎮。如此浪漫的音樂之旅的生活我還有什么理由……

五.浪漫

640.webp (5).jpg

       浪漫不。浪漫。好玩不,好玩。沒有煩惱了?也不是。看看他們的皮膚。我之前的印象曉堂的皮膚是很白的。現在呢?紫銅的了。張老師的皮膚本來也不白,現在就更老成了。還有,每去到一個地方要生活不,鍋碗瓢勺要制備齊了。可走了怎么辦。扔。到了一個新的地方再賣。

      我知道每次演出張老師比曉堂累多了,口琴吉他演唱一人頂仨。然后收入AA制有些不公平。年齡也一天一天的大了體力一天一天的下降了。我給曉堂老說讓老張別太累了。要注意保養身體了。她總說還好。也每天吃海參保養著吶。嗯嗯。那就只剩下祝福了……

伊人組合演奏視頻欣賞

手風琴演奏《羅薩舍酒莊》

吉他、口琴演奏《女人花》

本文地址:http://www.lsnplw.tw/post/419.html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琴萌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